开化龙顶 - 来自钱江源头升昌茶业的优质开化龙顶茶!

开化龙顶_开化龙顶茶_龙顶茶_龙顶_开化龙顶批发-开化龙顶茶网-选极品龙顶 尽享大山深处绿色茶品

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开化旅游 >

一则游览开化钱江源游记

时间:2011-03-08 10:48来源:网络 作者:网络 点击:
林间松韵,石上泉声,静里听来,是天地自然鸣佩;草际烟光,水心云影,闲中观去,见乾坤最上文章。 整整一周都很忙,直到周五中午才和朋友聊起准备去浙西走走,于是得到建议,

  林间松韵,石上泉声,静里听来,是天地自然鸣佩;草际烟光,水心云影,闲中观去,见乾坤最上文章。

  整整一周都很忙,直到周五中午才和朋友聊起准备去浙西走走,于是得到建议,衢州江山一线丹霞青山,应该不错。晚上出发前一小时手忙脚乱地在网上胡乱DOWN了些长途车班次之类的资料,又在衢州的旅游网站上草草扫了几眼就匆匆上了去杭州的车。

  第二天早晨在东站买好了去江山的票,才发现离发车还有整整一个小时。无聊地抬头看大屏幕,忽然瞄到个昨天刚刚认识的地方——开化。一个浙江最靠西的城镇,贴着江西和安徽,有着茂密原始森林和多个物种的穷乡僻壤。而且去开化的车一刻钟后就开了!于是催促老公赶紧退了票换车,售票员小姐以为我们准备从开化转车,负责地再三劝告要三思,却不知就在一瞬间我的目的地已改。

  几分钟后空空荡荡的大巴在细雨里缓缓拐出车站。我望着一头雾水的老公止不住偷笑。其实出游,目的地并不重要,只要有心情,一路都是风景。开化,我最新的朋友,不了解,所以更想用自己的眼去摄影,用鼻去呼吸,用手去触摸,用脚去丈量。希望在林间山颠,在原始荒蛮中,获得天地之真吾。

  一路上窗外的天也似乎不甘平淡。霎儿小晴,霎儿大雨,让人的心也跟着起起落落。浙江的山就像浙江的男子,削瘦但筋骨健,个子不大,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。而满山的翠竹,挺拔的杉,更无处不透着儒家的俊秀飘逸。

  中午时分到达开化,匆匆扒了两口饭,雇辆小车往齐溪镇钱江源。一路逆水而上,新修的路,也不见几辆车。雨后清新的风直拂脸颊,于是索性把窗大开,贪婪地享受春的洗礼。暗想,春早就来了,可是现在才真正地亲密接触,悲。司机大哥倒也是个有眼界的人,早年也进城打工,累得半死不活,还算衣锦还乡,现在算归隐田园了,家里种些田,卖卖山珍,自己再弄辆客货两用车跑跑短途,想开就开,累了就躺在山脚下歇歇,神仙的日子啊。许是看着我们心情也轻松,一路指指点点,这里以前打过野鸡野鸭,那里以前摸过鱼捉过蛇…聊起古田山,说以前还有熊,聊起钱江源,说以前有野猪。总之那都是以前啦,大哥喷着烟说,现在炸山、修路、建水库,没了哇。“可是你们的生活好了。”嘿嘿,大哥笑起来,就是啊,反正现在枪也交了,路修好了要买点东西也方便,要没路我还赚不到你们这些旅游的钱呐。

  下了车才知道国家森林公园为了迎五一,门口的景点暂时关闭,而直接去源头时间又有些紧。于是我们决定住下。服务员带我们去看了房间,有点潮湿,但很宽敞;最让我满意的是同样宽敞的卫生间,虽然脏了点,但淋浴水又大又热,太阳能的,用水一冲,就收拾得干干净净。窗外百米正对着山壁,雨过初晴,一片苍翠的绿。窗户破了一格,正好聆听哗哗的水声。推窗,一只小小的壁虎哧溜一下窜得无踪。而山里清甜的泥土香扑面而来。原来对面的山上还有个高高的小的瀑布。服务员于是介绍说可以去爬爬那山,没人管的,还有对面的小岛,也没人管的。

  窄窄的石阶,或仅仅是前人走出的小路,铺满了枯枝败叶,厚厚的,一步一滑有些滑稽。雨后的山如浴后的少女散发着喷薄的青春的芬芳。黑色的石壁不时渗出晶莹的水滴,碧绿而厚实的苔藓犹如黑幕布上的绒绣,忍不住肌肤相亲。瀑布从山头向下,没有浩荡的气势却在乱石绝壁间不屈不饶地奔。流水铿然,一如顽皮倔强的山里妹子,每道弯都能听到她嘻嘻的笑,每个坡都感到她满心的欢喜。杜鹃花满山地怒放,像妹子红扑扑的脸。鸟鸣,虫鸣,风声,水声,唯独没有人声。山草,地蕨,大树,老藤,唯独没有人影。在茂密的林间穿行,我们肆意妄为,放松得似乎连呼吸都不需要了。

  对面的小岛更好,穿越地道而上。码头关闭,一只游船孤零零的抛着。隔着幽碧的湖水,眼对面是一座半岛,赤色的沙土缓缓地斜伸入粼粼的湖中,如一只可爱的卡通龟的形状,圆头圆脑的。龟身后是绵延的山,闲着没事,尽你所能地去想象吧。阳光洒在湖面上碎金一般闪烁,有点晕眩,如酒醉的感觉。在码头的台阶上斜躺,伴着船,晒着太阳,听水拍打石阶发出倥侗倥侗的声音,任太阳轻轻悄悄的挪移。在这里,可以任意挥霍时间,挥霍空间。这是不是生命里的一种放纵呢。小路是环岛的,绿树掩映中四方有四条小道通向山顶。不常见的植物自顾自的展示着各自的身姿,一簇簇不知名的蕨类植物水平地横长,如镰如钩,亦舒亦卷,如绿色的云;鸟儿的歌唱此起彼伏,你呼我应,清越或婉转,却都只闻其声不见其影;厚实的大蘑菇躲在阴影里暗暗地发出诡异的光泽。我们转山一样虔诚得没了思想地走,享受两个人的下午。一座空山,一座孤岛,却满载了春的喜悦。

  司机大哥曾经一再推荐,途中饭店,吃鱼一定要去的好地方。店不小也不大,有几个隔间,都坐得满满了。这里一定是附近最热闹的地方了。鱼就养在屋后的山脚下的溪水塘里,一只大黑狗带着他的一家守在那里。老板娘这一天一定累得慌,差点就回绝我们。说了一大堆慕名而来之类的好话,老板终于去捞鱼了。山里人的实在在那里总算没有泯灭,老板说话也是字字珠玑:“实话说我们真的忙了一天了。赚钱没底的,自己觉得够了就好了。”当别人赞他说最好天天来吃时,他也毫不含糊:“再好的东西,每天给你吃,你一定觉得不好吃了。”大盘菜大碗鱼汤,味道货真价实的好。浓汤,有点辣却不呛,肥而不腻,嫩而有质感,尤其是放了山里的香料,独特的香味在唇齿间荡漾。酒足饭饱,还有酽酽的龙顶茶也值得推荐,又厚又和顺,适合爱喝浓茶的人。

  饭后出门就回到一片黑暗寂静之中。所有的山和水都隐没了,连脚下的路。山里的黑,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。黑夜在这里可以狂傲地笑,因为,这一刻,他就是万物的主宰。只有风,胆敢轻轻撩拨着薄云。于是,抬头看,被风吹动的淡淡的云,如薄纱掠过夜的脸,星星就活动起来了,若隐若现,一点点地在天穹游走。是风触动了狂妄的黑夜的一丝柔情,如水让冷峻的山平添一分灵动。物主所创造的和谐的魅力,在这里毫无悬念的展示着。

  (二)

  山林是胜地,一营恋便成市朝;书画是雅事,一贪痴便成商贾。盖心无染著,欲境是仙都;心有系恋,乐境成苦海也。

  清早,包了另一辆车,在云雾袅绕中,开始“探源之路”。车在山路上盘亘,水库、高坝、梯田、菜花和停着长长的运木材的车的齐溪镇一一经过。过镇的时候我们预订了一个土鸡煲,忽然想起了冯小刚。我的包里偷偷装了一枝落地的松果,昨天捡的,一枝上结着4个果,觉得回去很值得炫耀,于是不惜自毁名声地往包里藏。不小心被司机看到了大笑:“我们都去城里买衣服,你们倒好,跑到乡下来捡烂树枝。”唉,人性使然。

  虽然是周日了,因为赶得早,依旧没游人。只是好像山里的壁虎们还没有做好待客的准备,小径两边的草丛间总是嗖嗖有声,漂亮的蓝绿相间的和平凡的泥土色的壁虎们在眨眼间穿梭,只给你惊鸿一瞥。它们绝对维护肖像权,快门,省省吧,再快也没门儿。

  一路依旧是山山水水,硕草肥蕨,古木参天。涧水流淌过的石头,全然没有了木讷,露着笑脸唱着歌。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瀑布,深谷犹龙,缓屏似凤,还有绝壁上阳光下水珠闪烁的兰花草的点缀,演绎着别样的美。黄果树真是够壮观,德天是另一种旖旎,原来瀑布也是千人千面的。背景岩壁上书“钱江源”几个大字的瀑最具代表性,从鹰嘴似的崖壁悬空跌落,一级、两级、又哗哗淋过被冲涮得如晒佛台的岩面,柔柔的掬入潭中,如丝绸轻轻拂过,又顺势滑落,向远处延展。

  通往莲花尖的路有点艰辛。临近源头,林密了,没有了哗哗的流水,风也滞了。实在少人来往,陡阶上乱石腐叶阻挡了快步。老公背上的包成了累赘,呼吸也渐渐沉重起来。但是突然出现的戏剧性的一幕大大鼓舞了我。落后的老公忽然举着手机喊:“不用再爬了,我们都爬进江西了。”这时我的手机也嘟嘟响了起来:欢迎您来到上饶!开心大笑,心里涌动久违的少年时的不服气。答曰:“我就不信,你等着,让我再爬回来。”于是不屈不挠,大步往上攀,终于在大约百级台阶后峰回路转,手机的抖动令人振奋。果然,赫然入眼:欢迎你再次来上饶…擦一把额头的汗,身边花团锦簇,小风吹,长串的含苞花骨朵在微风中轻轻颤动,看周边的群山还是在云雾里绵延,心旷神怡。

  回到山脚下已是饥肠辘辘,司机大哥立刻发车。土鸡煲早已在炭火上煨着,主人加炒一个山蕨菜的时机,司机带我们堂前屋后地探看。桃源犬吠,桑间鸡鸣,屋后就是涧水潺潺,好个清静所在啊。一会儿端上菜来,金黄色的土鸡煲,鸡肉鲜嫩而不酥烂,鸡汤更是原汁原味的鲜美。主人家是水泥的房,但是屋内高墙全用木板贴了,木节还在上面雀斑一样闪耀,很奢侈,但是很漂亮。主人笑眯眯的说木头保暖,靠山吃山嘛。

  再回到开化,感觉还是那么破旧落寞。但是无所谓,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着。我们在车站边胡乱填饱肚子,准备赶赴衢州。和我们拼坐一辆出租车从马金来车站接奶奶的父子俩,在车站门口一直开心地嬉笑着。夕阳下每个人的脸都有些金黄的光芒,尤其是无忧无虑的笑靥。我们只是来往的过客,明天这里没有我们的痕迹。这里的人物,除了故事,也会渐渐被遗忘。我们旅游,我们还是要回家。落日水溶金,我们的车又缓缓滑出车站,向家的方向开。

(责任编辑:古镇烟雨)
顶一下
(2)
66.7%
踩一下
(1)
33.3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